雨夜花 > 其他类型 > 神秘复苏之诡相无间 > 第七百零二章 我思故我在

第七百零二章 我思故我在(1 / 3)

“夜校惊现!萌娃喇叭喊话找爸爸,背后的温情故事引发热议!”

“紧急求助!害自身也学校寻父,你的转发或许能帮他找到家。”

“校园寻亲:孩童深夜利用学校广播系统寻找父亲下落。”

“我的爸爸你在哪?你能听到我的呼唤吗?点击转发,帮帮他。”

深夜,只要是正在观看手机或电脑或电视等一系列可以通讯设备的人,无一例外接收到了类似的消息,一夜之间,沈林这个名字和他的形象以无法想象的病毒式营销方式正在扩散。

昏暗的灯光下,李乐平眼窝深陷,在手机上刚刚弹出的消息让他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。

那是一种莫名的诡异感,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能在试图悄然入侵他的记忆,那些画面,那些声音,不属于他,如今却在试图强行闯入他的脑海。

越来越多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烁,莫名的危机感让属于自身的灵异力量在忍不住试图入侵、碰撞。

那一刻,李乐平像是看到了无数个记忆编织而成的密密麻麻的大网,他像是置身在一个巨大的记忆碎片场,每个人的记忆都在相互碰撞、交融,有什么东西将这一切串联起来了,目之所及,李乐平所见的小半个城市都陷入了这样一种诡异而恐怖的氛围中。

更让人感觉到惊悚的是,除了他,似乎目前还没人察觉这一切。

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悄然复苏,脑海中一闪而逝的画面让李乐平成功捕捉到了沈林的影子。

来自记忆的入侵么,李乐平无端端想到了几次与沈林的碰面,几天前,类似这样的情况他也遭遇过,只不过因为自身的厉鬼问题迫在眉睫,李乐平利用遗忘的力量将自己在这个世界忘却过后,就再也没有理会。

可目前来看,沈林这一次遭遇的麻烦似乎不小,极有可能是对方那只恐怖的厉鬼已经彻底复苏,在这么下去,这个世界会有不小的麻烦。

李乐平没打算理会,这个世界的麻烦本身就不少,他也没打算改变什么,感慨一句已经是顶天,剩下的为求自保而已。

正想着,手里的手机无端端的亮屏,在看到屏幕上备注王教授三个字的来电后,李乐平眯了眯眼。

——

“不太对,关于沈林的信息传播似乎有额问题,许多没有看到消息的人也开始突然有了陌生的记忆,且这种情况已经开始扩散。”

监控组的人发现了异常,甚至有人深夜惊醒无端端开始说着沈林的名字,这几乎不可能,可偏偏发生了。

“记忆的感染性么?沈林因此受益的同时,厉鬼同样在因此受益,且因为规律的传播太过普及,这只鬼已经开始不受控制。”

“沈林或许已经死了,现在利用沈林这个名字传播规律的,或许是鬼。”

“不对,情况还没那么糟糕,这或许是沈林自身厉鬼即将彻底复苏的征兆,他或许是在用其他的方式在试图驾驭厉鬼,要继续吗?赌出来的是沈林,还是那只鬼?”

仅仅几秒,数种可能性就在王小明的脑海里出现,这一切已经发生,现在哪怕中断信息的传播也没意义,属于厉鬼的规律已经开始让很多人无端端的出现陌生的记忆。

——

“这就是伱们的计划?”动静闹到这么大,秦明时不可能不知道,在耳麦中得到有关于沈林的信息开始铺天盖地的出现时,秦明时就意识到了什么。

他似乎被那个聪明的小子耍了,一刹那的恼怒过后就是冷笑。

没关系,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阳安市在经历什么,在革新会残留的档案中,鬼判的恐怖甚至很难用语言去描述。

除却在民国三十八年末不知道发生的什么事件中,导致民国断代,鬼判拼图被拆分的恐怖,其他关于鬼判的记载无一例外都是两个说法。

要么赶紧逃,要么安心等死,不存在第三种。

徒劳,都是徒劳,秦明时不介意这个场面闹得再大一些,如果这些人发现他们拼尽全力过后不过一场空,那个画面一定很美好。

“切。”苏雍和啐了一口黑血,表情冷漠。

一对一单挑,他不怕秦明时,对方奈何不了他,可现在,革新会数十个驭鬼者与厉鬼的袭击太过频繁,他像是每一个动作都是必死规律的触发,能够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。

驭鬼者总部已经有了动作,革新会真正的大麻烦很快会来,秦明时没有心思在这里空耗了。

“滴答,滴答。”

像是指针转动的声音,时不时似乎还有摆钟响起,伴随着那钟声每一下的摇摆,四周革新会人群的身体就越诡异。

被苏雍和入侵到即将崩溃的身体忽然静止,他们的脸上浮现出惊恐的表情,紧接着,一股诡异的力量将他们锁定,伴随着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,每一个人都像是被抽离了灵魂。

这种抽离感没有持续太久,很快,他们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,被拖入了某个诡异的状态。

秦明时的冷笑声在四周回荡,此时此刻,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多,那他就要把这股优势发挥到最大,压倒对方。

革新会在场每一个人安全的状态都被他所保存,随时

最新小说: 质疑,理解,成为圣主 海贼世界里的旅者 逆流1978从生产队开始 横推永生,从神象镇狱劲开始 汤府三小姐 美漫里的虚空行者 文明之再造山河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[末世] 路过全世界后到处都有我的传说 我,埼玉,加入聊天群!